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它们一直都在》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

幽墨呵 2021-04-08 13:49:41
多体力活像,满身疲倦,而梦的内容,我却一点儿都想不出来。”  “嗯,那一般你在做噩梦都突然发生在什么时间段?”我说起笔,准备好把他的情况逐一记下来。  “我不明白是从什么时候就的,而已我每次醒过来,都在凌晨3点3点左右“他干瘦的手掌抓着头发,看起来有些“嗯,是什么样的噩梦?”我尽量用平缓的语调说道。。...
多体力活像,满身疲倦,而梦的内容,我却一点儿都想不出来。”  “嗯,那一般你在做噩梦都突然发生在什么时间段?”我说起笔,准备好把他的情况逐一记下来。  “我不明白是从什么时候就的,而已我每次醒过来,都在凌晨3点3点左右“他干瘦的手掌抓着头发,看起来有些“嗯,是什么样的噩梦?”我尽量用平缓的语调说道。。...

  “最近的两个月以来,我每天都会做噩梦“,坐在我面前的这位男子,声音带着沙哑,皮肤是那种虚弱的惨白,眼窝深陷。如果不是后来在他身上发生了那么多的怪事,我甚至觉得他有做明星的潜质,总之是一个很帅气的人。

  “嗯,是什么样的噩梦?”我尽量用平缓的语调说道。

  “我,我不记得了”他的眼球布满了深红色的血丝,向着房间左上角的位置望着,是的,他没有说谎,那是人回忆时的下意识动作。“我每次醒来,都像是干了很多体力活一样,满身疲惫,而梦的内容,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嗯,那一般你在做噩梦都发生在什么时间段?”我提起笔,准备把他的情况一一记下。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我每次醒来,都在凌晨4点左右“他干瘦的手掌抓着头发,显得有些惶恐。

  “你最近,有没有发生一些让你感觉特别有压力的事?“

  “没有,我只是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每天三点一线式的生活,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父母,说起来不怕你笑话,从我记事起,我就生活在孤儿院了“他发出一声叹息。

  “嗯,很抱歉“我整理了一下本子上的情况,继续说道”张先生,根据你目前的情况来看,你或许应该多交一些朋友,多运动,多做锻炼,让自己放松起来,再吃一些辅助睡眠的药物,对你会有帮助的。“我拿起一张纸,洋洋洒洒的写着药物的名称。其实像他这样因为孤独,或者压力过大导致睡眠困扰的人,我每天都会遇到几个。

  “不,你不明白!“他的情绪突然有些激动”我已经去过很多家医院和心里咨询了!你们不是告诉我压力过大就是太过孤独,只有我知道,这件事很特别,虽然我记不清梦到了什么,但是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他一连串的说了出来,眼睛不停的四处打量,似乎很紧张。

  “哦?“我把本子又重新打开,他刚刚说的话让我很感兴趣。

  “我还有事,先走了!“他匆匆忙忙的站起来,快步向门口走去。

  我看着他慌张的背影,心里的好奇心更强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呢。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像往常一样的接待其他有心里问题的患者,而那位奇怪的男子再也没有找过我,直到有一天,我办公桌上突然出现的一封信让这个故事有了新的进展。

  罗医生,您好。

  贸然给你寄去一封信,你也许会感觉很奇怪吧,不过这段时间里,偏偏有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甚至每天我都需要把一些重要的事情写在纸上,放在看的到的地方,提醒自己。噩梦的内容开始一点一点的,细碎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准确的来说,我已经不应该再称它为“噩梦“了,短短的几天里,我的三观被一些事情推翻的支离破碎。

  你说对,我是应该多交一些朋友,不然等我有一天像现在这样,想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告诉别人,都没有合适的人选。但我想有存在的意义,我想在我的躯体腐烂以后,还会有人记得我所发生的事。

  有时间的话,来xx路xx小区707号,钥匙装在信封里,我会把我发生和发现的一切,都告诉你。

  注: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我们都被骗了啊!

  张仅有

  我看着这封字迹娟秀的信,心中被一个又一个疑问填满。信的开头字迹婉转工整,后几句却又略微潦草。说明一开始的时候写信人的内心是很平静的,而后面几句看起来又显得那么心急和不安。我接触过很多患者,其中不乏有精神疾病的人,从他的字里行间能看出明显的逻辑关系,说明主观上的精神是正常的。尤其是信的最后一句,这个世界是虚假的,真是疯狂的言论啊,他还是第一个让我这么感兴趣的患者。

  我取出信封中的黄铜色钥匙,准备起身前往他说的地点。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或许从那时候开始,命运的齿轮就已经开始转动了,我们所做的一切选择都像摧枯拉朽般的苍白与无力。这是一栋现代公寓,和许多小说里说的不同的是,它并没有多阴森和恐怖,夜晚的灯光照射在一片片的玻璃上,反而有点温暖。

  防盗门在锁芯生涩的旋转中打开,灯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屋子里还是有些黑。

  “有人吗?”

  没人回答。

  我打开灯,却是被吓了一跳,有人会买红色的吊灯吗?

  我轻声的走进屋子,,首先让我感兴趣的,是一副画在墙上的涂鸦,那是一个三角形,中间套着一只眼睛,周围像是有光亮一般的线条,下面有一句英文。

  WATCHOVER监视。

  真是个奇怪的涂鸦啊。

  紧接着映入我视线的是一扇虚掩的卧室门,是的,是虚掩的,我的手心有点出汗,却还是装着胆子慢慢推开了门。与此同时,我似乎闻到一点淡淡的腥味、

  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卧室,点着黄色的台灯,有一个衣柜,而现在最让我恐惧的,是床上隆起的被子,那下面似乎躺着一个人?

  我颤抖的手已经握住了被子的一角,而下一秒我壮着胆子掀了起来。

  那是一具男性尸体。

  心脏的部位露出一把刀柄,床单上并没有多少血迹。

  尸体的表情惊恐又狰狞,两个布满血丝的眼球突出着,看着天花板。双手扭曲,穿着一身西装,50岁左右的样子。

  我的心脏因为恐惧在激烈的跳动着,但是毕竟心理学医生的经验告诉我要冷静下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看向死者,那并不是张仅有,而是一个我没见过的男人,同时一个极度愤怒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张仅有杀人想嫁祸于我?!

  我开始后悔轻易相信那个神经质的男人,但同时想着解决办法。

  我的指纹,我的脚印,我的毛发,我的气味…………

  然后我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