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堡垒的墙》在线阅读 > 正文 序

三晒 2021-01-14 19:07:05
,为要塞屯积物资。这种行为完全安全的考虑阿尔金斯的本能,一种对一切未知非常危险的集中反映,仿若台风之与水母。却作为要塞附近的居民并不会去理解他的这种体会。  马萨哈16是一颗处于帝国边缘的行星,它距离银河系的核心很近,是银河第二旋臂的起始。马萨哈,这个遥远的《古兰经》二章二百六十一节。...

堡垒的墙

推荐指数:10分

《堡垒的墙》在线阅读

,为要塞屯积物资。这种行为完全安全的考虑阿尔金斯的本能,一种对一切未知非常危险的集中反映,仿若台风之与水母。却作为要塞附近的居民并不会去理解他的这种体会。  马萨哈16是一颗处于帝国边缘的行星,它距离银河系的核心很近,是银河第二旋臂的起始。马萨哈,这个遥远的《古兰经》二章二百六十一节。...

堡垒的墙

推荐指数:10分

《堡垒的墙》在线阅读

  真主让他死了一百年后,再使他复活,问他道: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

  “一天,或者不到一天,”他回说。

  《古兰经》二章二百六十一节

  31,007年3月14日,阿尔金斯在马扎尔16殖民行星帝国要塞的大厅中一如既往的等待着远方的消息——自从他在剿灭那帮令人恶心的“老鼠”中负伤后被送到这里开始——现在他成了唯一留守在这颗星球上的战士。这让他感到了些许不安。最近他开始花费比以往更多的时间擦拭枪械,为要塞囤积物资。这种行为完全出于阿尔金斯的本能,一种对未知危险的反映,好似台风之与水母。然而作为要塞附近的居民并不会理解他的这种感受。

  马扎尔16是一颗处在帝国边缘的行星,它距离银河系的核心很近,是银河第二旋臂的起始。马扎尔,这个遥远的红巨星为它提供着微弱的光和热——但这并不表示这颗行星寒冷无比——马扎尔16的地质运动很活跃,充满硫磺味的蒸汽四处喷溢,在坚冰和熔岩间,顽强的人类建立起一个又一个聚落。而丰富的热力资源也被转化为能量,为从奥姆斯星域前往兰瑟星域的舰队服务。但是随着大圣战的进行,来往于这个航线的舰队越来越少,马扎尔16慢慢从一个中转站变成了一个被遗忘的地方,只有帝国的运输舰和附近拉米格的市民乐意光顾这里——这里奇妙的卡米卡温泉绝对称得上皇帝的奇迹。所以这里的居民慢慢变得安于享受,旅游丰厚的收入和无尽的能源使得生活变得慵懒而安逸。所以一个神秘而紧张的战士在这里绝对不会成为一个好邻居。

  阿尔金斯也知道这一点。当他庞大的身躯走过街道的时候,背后风总是让他感到耳朵冷的发疼。不过他从不在意这些。他是天生的战士,是帝国的骄傲,无数的战斗和荣誉使他无比坚强,甚至有时候显得近乎残酷无情。然而现在情况越来越糟糕。一年之前,和他一起驻守在这里20名兄弟从路过的领航者那里听到消息:军团要从前线回到奥林匹亚,而其他兄弟们也被纷纷召回,星际间流传着各种不祥的传言。而马扎尔16上那些个迟钝的灵能者却什么信息也没收到。于是他们决定回到奥林匹亚去,让资格最老的阿尔金斯留守在这里以防不测。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这种被遗忘的状态,这种一个人的生活令孤独感慢慢啃噬着战士如钢铁般坚强的心。

  10点,暗红的阳光终于穿透雾霭,照在阿尔金斯的肩头。这使他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他叫来一名奴工替他守候着消息,自己则起身去德盖尔。昨天那里的官员发来消息,在一次常规的火山喷发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不明机械物。“又是什么挖掘机之类的东西罢……”阿尔金斯跨上摩托车呼啸的冲出帝国要塞的大门。马扎尔16曾经作为人类的一个矿产星球而存在过,直到越来越频繁的地质运动迫使人们放弃这里。那时遗留下来的东西时不时地会被岩浆带出地表。而地方的官员很乐意让战士们搞定这些东西——他们好像天生就对机械了如指掌。

  帝国要塞矗立在一座死火山口背后,俯瞰着身下的星际港口和如岩间野草般的人类聚落。这使得每次下山的路途变得不是那么轻松。但是阿尔金斯却很享受这样的路途,专心的驾驶能让他暂时抛开那些令人不快的感觉。

  在吃晚饭之前,阿尔金斯赶到了德盖尔。他对这个聚落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整个德盖尔躲在由巨大的橄榄石构筑的熔岩墙下,它挡住了火山的攻击也挡住了阳光。而这片晦暗被当地人很好的利用了——德盖尔有着马扎尔16最大的,也是唯一的红灯区。几乎每条街道上都挂满了各式充满诱惑的招牌,粉灯镶嵌的窗口闪着暧mei的光,隔着玻璃窗可以看见人们迷乱的表情。一切隐晦的都以最正常的状态公然堂而皇之放在你的面前。每年前往卡米卡温泉的游客都乐意绕些路来这里逗留一阵子,更不用提那些从星际港口直奔这里的船员了。

  阿尔金斯的摩托车在聚落里穿行,不断扩张的酒吧和妓院令道路比他上次来的时候狭窄了许多,他不得不放松油门。阿尔金斯魁梧的身躯使边正准备“上班”的女人们纷纷侧目,活像奥林匹亚狂欢节时的花车。

  “哗,好强壮的家伙……”

  “你觉得有多……”

  “40厘米?”

  “说不定更……”

  “听说他们都是……”

  “你开玩笑……”

  “真的,我姐姐曾经……”

  “好可惜……”

  “就算可以你也不行啊!”

  “嘻嘻,其实今天晚上……”

  阿尔金斯开始想念放在要塞桌子上的头盔。“也许下次应该让巴尔用空降仓送我过来。”他暗暗的想。

  终于,穿过骆驼趾大街,阿尔金斯看到了站在一辆加长轿车边的拉里·弗雷特——德盖尔的地方官。弗雷特尽力仰起头,朝阿尔金斯打招呼。这让他颈后的脂肪叠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在阿尔金斯看来这家伙似乎长了两个脑袋。

  弗雷特毕恭毕敬的向阿尔金斯施以礼数。欢迎阿尔金斯的到来。他领着急不可耐想回到要塞的阿尔金斯来到聚落的南边察看那个机械。阿尔金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它露出地面的部分高30英尺,好像是一艘帝国战舰的缩小版,有着突出的撞角结构。但是在两侧则和大多数在马扎尔16被发现的古代挖掘机一样,有着坚实的掘进设备。据此阿尔金斯推断这可能是掘进机。但是这东西还有大半在地表之下,一时半会儿并不好处理,这让希望晚上就能回到要塞的阿尔金斯有些失望。可能需要在这个鬼地方过夜了。阿尔金斯闷闷不乐的想着。

  弗雷特接到了一个电话,于是便告辞去处理一些事情,等他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阿尔金斯生气的在训斥一名笨拙的技工。于是他赶紧上前去。

  “呃,尊敬的阿尔金斯大人。也许在处理完这个大家伙之前,您会乐意先吃点什么吧。”弗雷特的促狭的笑着说“无论干什么,空着肚子可不行呢!”

  “好吧。”阿尔金斯从机械上下来,并不客气的说道——一天没吃东西也确实饿了。

  “哦~我太荣幸了~”弗雷特高兴得说,“那么这边请。”

  阿尔金斯随着弗雷特来到聚落中心附近的一家酒馆。阴暗低矮的大厅令人不快。四下坐着的客人都是一些烂醉的酒鬼——对他们来说德盖尔简直是整个星球上最体谅他们的地方了——从来不会有刺眼的阳光打搅他们昏沉的大脑,尽管喝它个天昏地暗。弗雷特仿佛也感受到了背后大汉的不满,于是加紧几步,绕过酒馆狭长而肮脏的吧台。来到后面的一个包间里。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控制器,熟练的将它和墙壁上不起眼的一个装置镶嵌在一起。阿尔金斯猫着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弗雷特这番表演。一阵吱嘎声过后,包间的墙壁豁然洞开,地板也随即下陷成阶梯。阿尔金斯大步走了进去,豁然开朗的空间让他很高兴能直起身子。

  这是一个六边形的大厅,足以塞下三、四辆帝国的战车。每个墙角有根纤细的柱子支撑着顶上夸张的哥特穹隆,透明的地面下是若隐若现的岩浆在蜿蜒游走。但那些赤脚的仆役走在上面丝毫没有感觉到烧灼——马扎尔16上有许多人类黄金时代保存下来的“遗物”。那时的马扎尔16被恒星炽热的光芒所笼罩,人类为了抵御这样的高温,只能选择将城市建在地表之下。没有被翻腾的岩浆浸没的地下建筑成为了对后人的恩赐——这个大厅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弗雷特仔细观察着阿尔金斯,面对他引以为豪的密室战士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这让他有点泄气,但是他很快振作起来。这点小事对于一个掌管德盖尔这样麻烦地区的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况且他也并不是真的在意这些。对阿尔金斯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操心。

  这时一个仆役走过来,引领着他们走过大厅,在尽头的墙壁上开启了一扇大门。这个门是如此的沉重,以至于开启的过程慢到让弗雷特频频的向阿尔金斯致歉。阿尔金斯表示并不在意。但是他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个地方如此的豪华与隐秘,一个地方官员要这样一个密室干什么?仅仅是用来招待客人用的么?没等他想明白,弗雷特就招呼他来到门后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和外面的大厅一样,都是由灰白而光滑的墙壁构成的六角形空间。弗雷特将阿尔金斯安排在了上座,自己则在离门不远的下首。两个人就座在硕大的长桌前。桌上盖着一层厚厚的黑色天鹅绒——很少有餐桌会这样布置——但温暖而柔软的触感让人把手放在上面的时候感觉很舒服。桌子中央上没有帝国官员习惯摆放的哥特式大烛台,取而代之的是拉米格特产的名贵花束星夜百合——紫黑色的花瓣间闪动着湖蓝色的光点,馨美的香气似乎足以使兽人都变得平静。房间里没有灯具,所有的光线都源于穹隆自己发出的光。仿佛那些坚硬的石头化为了烛火,将橘黄色的光投射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仆役们在两人落座之后从边上源源不断的摆上各种菜肴。从肥嫩的鹅肝到卡米卡巨鳌虾,阿尔金斯清楚地听到了两个胃袋的欢笑。身为一个战士,很少有机会能吃到什么像样的东西。这一次,阿尔金斯自然不会错过。当然,和某些没有教养的部队不同,他先感谢了弗雷特并和他一同赞美了帝王之后,才尽力保持礼节的开始消灭这些美味。弗雷特在敬了几次酒之后,便知趣的不再打扰阿尔金斯。看着他扫荡整个餐桌。

  阿尔金斯在填满了大半个胃之后,把进食的速度放慢下来。仆役又为他斟满了一杯葡萄酒。他举起酒杯敬弗雷特。两个人在美酒佳肴的催化下不再像之前那么冷淡。在讨论了一番对那个机械的处理事宜之后,两个人开始讨论起了美食。

  “德盖尔其实是马扎尔16上美食最多的地方了!”弗雷特谈到这个话题举起双手说“美食和美女都是我们的骄傲!”

  阿尔金斯鄙夷看着弗雷特一眼,“美女么?不说也罢。但是说道美食,没有比我们星际战士更有资格评论的人了。”

  弗雷特被哽了一下,有些服气似的说:“我不知道原来军团的厨师这么厉害!”

  “你错了,”阿尔金斯切下一片多汁的肉排填进嘴里,捏着叉子晃动着“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每个星际战士都有一道手术,在这里,”阿尔金斯张开嘴,指了指口腔后部。弗雷特好奇的直起身子抬头看,但是除了一大坨嚼烂的肉他没有在阿尔金斯嘴里看到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我们被植入了一个味觉监测神经器官。”阿尔金斯咽下肉,喝了一口葡萄酒接着说:“这玩艺能让我们尝出潜在的食物。还能发现毒素,化学物质,甚至某些生物的独特气味。让我们可以仅凭味觉追踪目标!”阿尔金斯又喝了一口酒,边上的仆役赶紧过来再次把空杯子注满。阿尔金斯举起酒杯依在桌边:“所以,在某种层面上讲,我们每个星际战士都是一个美食家。只不过我们不去享受而已。”阿尔金斯叹了口气,看着弗雷特说:“毕竟,皇帝教导我们‘安逸生异端’。不是么,弗雷特?”

  弗雷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哽住了,他傻笑着从喉咙里挤出些许附和的哼哼。阿尔金斯并没有在意,依旧在高谈阔论,讲述他吃过的各种美食与奇怪的东西。但是弗雷特已经坐不住了,他努力克制住自己,让表情放松。右手端起酒杯装作一副倾听的样子。而在桌下的左手悄悄的伸进口袋里,在那,他摸到了一个冰冷而坚硬的东西。那清冷的触感让他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些。手继续往下探弗,佛雷特摸索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东西——一个微型的遥控器。他看着一边把鱼子酱填进面包一边比划他们如何烹饪大双足龙的阿尔金斯,嘴角掠过一丝狞笑。

  也许是长时间的孤独,让阿尔金斯变得渴望交谈,他越来越开始滔滔不绝而没有注意到弗雷特的变化。“那只大腿让一个兄弟抱怨了半天,粗糙的肉塞满了他的牙缝。”阿尔金斯用有些自嘲的口吻说:“你知道,我们的盔甲不容易脱下来,何况还是在作战期间。想扣下牙缝根本不可能,最后他不得不咬住一块石头,让拜切尔腺体来解决它们。哦!”阿尔金斯作出一个绝望的手势,“没有人想尝那东西分泌物的味道,我觉得他那天如此暴躁一定与此有关,我们那天下午……”突然,阿尔金斯听见某种机械运行的声音,他停了下来,瞪着弗雷特。刹时,一个金属牢笼从天花板砸落,锁死在地板下,将阿尔金斯困在里面。阿尔金斯则趁这个瞬间赶紧抄起桌子上刚斟满的香槟。

  “鱼子酱和香槟真是绝配啊!”阿尔金斯呷了一口说道。“你最好解释一下这种奇怪的行为,拉里·弗雷特,你知道这玩意是拦不住我的,或许我会以对无知者的卑弱怜悯而放过你。否则,弗雷特,你将体会到帝国怒火!”

  “是的,先生。它的确关不住您。但是却能让我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弗雷特挥挥手说:“一旦大门关上,恐怕匹托蒂波团长来也一样被困住。”弗雷特一语双关的讽刺狠狠刺激了阿尔金斯,但是战士强忍住冲动。上百年的征战使他变得善于冷静沉着的应对各种情况。他要搞清楚原因,并尽量拖延时间,好找出一条“撤退”的路径。

  弗雷特见阿尔金斯忍下了卑劣的嘲弄,变得有些暴躁。他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探出身子对阿尔金斯吼到:“别装模作样了!你们这群该死的变异人!你以为你还能代表帝国么?你们的大司战荷露斯正在攻击皇帝!而你们的军团也已经叛变了!他们正在伊斯万5号上肆意屠杀!”弗雷特的脸因为激动变成了红色,他停下来,喘口气,让自己恢复平静。“所以,”弗雷特得意洋洋的看着由愤怒转为震惊的阿尔金斯,看着他把手中的酒杯捏碎,晶莹的液滴洒在了战士的盔甲上,泛起了些许白色的泡沫。“所以现在我才是帝国的代表。作为德盖尔最高地方执政官,为了履行对皇帝与帝国的忠诚,为了保证马扎尔16人民的安全,要求你接受帝国的惩罚。所以你最好在这呆着,等待最后的审判……”弗雷特看着牙关紧咬表情扭曲的阿尔金斯,冷笑打算离开——他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摧垮了战士的精神。

  “啊呸!”

  弗雷特推开椅子刚要走,阿尔金斯一口浓痰直冲他的面门而来。弗雷特躲闪不及,被啐了一脸。弗雷特在脸上抹了一把,扭回头冲着阿尔金斯本想说些什么,突然捂着脸哀嚎着倒在地上。已经逃到门外的仆役见状,急忙又跑回来想把弗雷特拉出去。正当他们乱作一团的时候,阿尔金斯对着牢笼又撕又咬,几下便打开了个缺口。

  “你们最好给他弄些苏打水冲洗一下。”阿尔金斯揉着双手冲他们喊道。他大步走到弗雷特近前,手里拎着从牢笼上拆下的铁条。仆役们看着战士和他身后宛若花朵的牢笼吓的四散奔逃。

  战士赶紧一把抓起弗雷特冲过缓缓关闭的大门。等到了大厅阿尔金斯发现一个人都不见了。“也许有什么逃生的暗道。”阿尔金斯没时间在意这些。他一脚踹开通往酒吧的暗门。急冲冲走向吧台,完全不顾两边酒鬼的抱怨和一路上殉难在额头的灯泡。

  “快给我杯苏打水!”阿尔金斯冲着酒保高呼。“要加冰或柠檬么?”酒保显然没注意到眼前的情况,依然故我的擦拭着一排用来乘烈性酒的小杯。但是在阿尔金斯一拳把吧台捶的稀烂之后,连最不省人事的酒鬼都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

  阿尔金斯跨过狼藉的吧台,伸手抄起苏打水的管子开始对着弗雷特的面部进行喷淋。“希望他还能说话。”阿尔金斯看着弗雷特那被腐蚀的如同沼泽般的脸心中暗想。

  酒馆里的人有胆大的走近了一看,便认出是弗雷特。他们高呼着跑了出去,更多的人开始在酒馆门口聚集,探头探脑的张望。一时间,阿尔金斯谋杀帝国执政官的消息便在人群中传开了。

  阿尔金斯扭头看了看门前的人群。人们用憎恶的眼神看着他,各式的窃窃私语在他耳朵嗡嗡里回响。他开始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不相信弗雷特说的话。但是种种迹象让他心存疑虑。这时弗雷特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