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太初求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末世初来

第一章 末世初来

2020-11-22 19:08:43
合部的一栋瓦房里面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躺在床上,此君整个身体都在不断地的颤抖着仿若在北极却也没穿衣服。  那白里加黑的中长发根根坚起,看那光线反射的程度就像是刚洗了头也没拭擦。虽然从他有点儿小帅哥的脸上的汗水也可以可以看出也不是此君怠惰连头都也没擦干就睡着。  跟陆桐在十二月的中旬办了乔迁新家的酒宴,但是没有让他高兴几天,末日就来临了。。...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合部的一栋瓦房里面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躺在床上,此君整个身体都在不断地的颤抖着仿若在北极却也没穿衣服。  那白里加黑的中长发根根坚起,看那光线反射的程度就像是刚洗了头也没拭擦。虽然从他有点儿小帅哥的脸上的汗水也可以可以看出也不是此君怠惰连头都也没擦干就睡着。  跟陆桐在十二月的中旬办了乔迁新家的酒宴,但是没有让他高兴几天,末日就来临了。。...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末世悄然降临,没有出现任何人们所设想的情况就来了。这一刻的到来不想是地震那样天崩地裂,它就那么静悄悄;也不像火山喷发那样绚烂多姿,它让生命变得如此平淡;更不像海啸那样汹涌澎湃,但他却更加的无可阻挡!

  陆桐在十二月的中旬办了乔迁新家的酒宴,但是没有让他高兴几天,末日就来临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让陆桐措手不及,只能在墙角下默默的画着圈,我诅咒你贼老天~~~

  在永钏市区外的郊区所谓的城乡结合部的一栋瓦房里面一个平凡的男人躺在床上,此君整个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好似在北极却没有穿衣服。

  那白里加黑的中长发根根竖起,看那反光的程度就像是刚洗了头没有擦拭。但是从他有点小帅的脸上的汗水可以看出不是此君懒惰连头都没有擦干就睡觉。

  跟毛毯同样是红色的被子已经掉在地上。

  种种都表示此人在承受非人的折磨。

  陆桐做了一个很奇怪的不知道能不能够算作梦的梦,没有人,没有声音,没有任何东西。一切都是混混沌沌,只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有个东西往自己的灵魂里面挤,陆桐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傻傻的让那个东西挤了进来,好大好大的一坨,进了很久才完全的挤进来。

  接着让陆桐痛不欲生的事情发生了。

  那坨东西要吃掉自己!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烈疼痛让陆桐的灵魂也奋力的反击。

  你咬我一口,我就咬你两口。

  激烈的放抗一直都没有停歇,好似要咬到天荒地老一样。

  所幸的就是那坨东西好像不会变招,陆桐觉得它有点儿傻傻的,就一个闷墩儿。只会盲目的撕咬,陆桐越来越觉得自己居然也这样傻傻的跟着乱咬一气好像也有点儿那啥。

  陆桐心思一动,自己的灵魂就化成了袅袅的黑烟,然后急速延伸将那坨东西包裹起来。

  艹!看我搞不死你!

  陆桐的灵魂开始收缩,将那坨东西死死的挤压在一起。

  那坨东西好似感觉到了危机,撕咬的更加凶狠。

  更加汹涌澎湃的剧痛袭来差点儿让陆桐溃散掉,这下陆桐发了很,死死的顶住剧痛更加‘用力’的压缩。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桐的灵魂将那好大的一坨东西压成了比眼屎还要小一点儿的一颗圆珠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这时候陆桐灵魂也在挤压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混在了一起。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陆桐已经感觉不到那坨东西的存在。

  良久,躺在创生的陆桐的身体停止了颤抖,从那喜庆的红色厚厚的毛毯上那一滩水渍可以看出,陆桐做的那个‘梦’好像不是那样轻松。

  还好陆桐的身体不错没有睡电热毯,不然这么大一滩汗水不漏电才怪。

  陆桐慢慢的睁开眼睛,感觉到一种很新鲜的感觉,有点奇怪啊。陆桐揉揉眼睛,不知道时不时才睡醒的缘故,居然产生幻觉了。

  随后陆桐发现那被子怎么掉床下面去了。摇摇头,感觉有点儿奇怪啊,自己从八岁开始就没有再踢过被子。

  摸摸脸,也不觉得冷呵。

  活动一下手臂,感觉很不舒服,有点儿浆涂在身上的感觉。

  陆桐也没有多想,抛开那不舒服的感觉,伸直自己的双手,陆桐躺在床上开始了一天的锻炼。

  陆桐从一本国术小说上面看到的躺在床上慢慢的绷紧肌肉,一块一块的绷紧、放松然后传递到全身。可以增加肌肉的协调弹性等啥的,反正陆桐知道对自个儿有好处就是了。

  从头开始,凝眉、闭眼、皱鼻、抿嘴、咬牙切齿、绷下巴喉咙、肩、胳膊、三头肌、肱二三头肌、小臂、手腕、手掌、手指、指尖,然后倒回来,在胸、腹、臀、大腿、小腿、脚、在回到头顶。

  做完一个循环之后陆桐缓缓出了一口气。今天的起床运动好像特别的顺畅啊。

  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这是自己长久以来坚持的结果。两脚一甩双手一撑一个乌龙绞柱站起来。

  吽,坏事儿了!

  乌龙绞柱没有多大的难度,但是要做的好看就需要有很强的手臂力量。他别是那双手一撑最关键。

  力小直接将人撑住让手腿慢慢放下,完成全套动作。但是因为脚落地手还撑着,可以想想手脚都放在地上,的确不好看,朝天门哪!

  而力大者,双手撑的时候一用力,整个身体就腾空而起,在空中完成转体,然后落地,完成全套动作。

  只要审美观不是特殊的都会觉得第二种乌龙绞柱更好看,同是乌龙绞柱差出了几条街,那帅气的腾空,潇洒的落地,有的比么?

  而陆桐这个武术爱好者经过长久的锻炼已经是将乌龙绞柱耍得非常漂亮的佼佼者。

  结果,今儿就坏事了。

  陆桐不知从哪儿来得力气,双手一撑,唰!就像直升飞机一样直接飞起来。

  一时间,陆桐自己都被愣住。

  事情不会因为陆桐愣住而跟着愣住,陆桐高高的升起,但是这套瓦房并不高,何况瓦房的顶事人字尖顶靠近两边的外墙都比较矮。大床摆在屋中间,也不算是特别高三米五顶天了,跟篮球场那篮板的上沿差不多高。

  陆桐这一撑少说也有两米高度,加上自个儿一米七的身高,陆桐的双腿好像冲天炮一样冲出了屋顶。

  愣神儿的陆桐被瓦片破碎的声音惊醒,一看这让人无语的糟糕情况赶紧用双臂紧紧的抱住头。

  随着瓦片向陆桐砸下来,陆桐也开始往下掉。

  叉!

  陆桐慌了,这可是头在下,直接栽下去,说不准儿头都会被摁进肚子里去。就算没有这么夸张但开瓢是肯定的。

  惊慌之下,双腿乱蹬,碰到了安置瓦片的木板。

  说时迟,那时慢。

  陆桐的双腿一下就勾住了那木板没有像倒栽萝卜一样栽进地里。

  伴随着稀里哗啦声响起一阵尘土飞扬。

  过了良久,没有声音尘埃落定后陆桐才放开抱着脑袋瓜的双手,一看,嚯!敞亮了不少!

  让陆桐勾住的那木板比较结实没有直接断掉,要知道这可是老房子,几十年都没有检修过了。要不是陆桐因为要学驾驶才不会在这里住下。

  老字号的就是质量保证啊!

  不过再怎么有质量的保证陆桐也不像继续这样吊着,脑充血难受不?

  慢慢弯起腰,手摸上被他踢出来的洞的另外一边的木板,一不小心,那没有掉下去的瓦片又被他弄了几片下去,陆桐仰起头努力的避开。

  陆桐不敢放开双手啊,毕竟几十年了,再有质量也不敢放开胆子弄,要事手一放开,身体下荡产生的离心力有可能一下将木板拉断。所以他只能够受着,几十年的老瓦房,瓦片上面有什么都不算太稀奇,更何况是灰尘啥的。

  呸!呸!

  偏着脑袋将嘴边站上的尘土使力的吐掉。感觉鼻子有点痒痒,支起脑袋在保暖内衣袖子上面擦擦,没用,忍了!

  陆桐双手用力抓紧,腹肌收紧,慢慢抬起双腿,不可避免的又是一阵稀里哗啦。

  听着那瓦片在地上摔碎的声音,陆桐跟着心惊胆战。

  慢慢将腿收回屋内,尽量让身体不要甩动,身体放直后手一松就掉下去。

  可能是习惯使然,起跳落地的时候陆桐接了一个下蹲单手撑地的动作。平常练习拳法套路的时候旋风腿这一个动作基本上每个套路都有,而且接下来的动作还都是下蹲,或出拳、或手撑地。

  真的是习惯了。

  瓦房的瓦片都是直接放在木板上面没有任何粘合的,有震动的话,很容易掉下来。

  而刚才陆桐一下松手,那木板直接少了一百四十多斤自然要往上弹两下。

  于是,那瓦片也随着陆桐掉了好几块下去。

  正中目标。

  顶你个肺噶!

  陆桐有点儿踉跄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幸好瓦片砸在他身上是平着砸的,不是棱边或者那尖角;同样砸的是背上不是脑袋瓜。不然一切都很难说。

  想到这些陆桐就是一阵的庆幸。嘴里却喃喃的说道。

  狗日的臭道士,说老子度过岁末的大劫,大爷明年本命年就算时来运转。难道就是今儿这个事么?

  那不是说大爷明年要大发了。哈哈。时也,运也,双至也!

  陆桐嬉皮笑脸的一点儿没有刚才的后怕情绪,当真是神经大条。

  唉~可惜喽,道爷只给我算一次,早知道我就多给他一只卤鸡腿,顺便问一问姻缘如何!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只愿多几个红颜知己解我寂寞呀……

  陆桐砸吧着嘴想到,看那样子还在回味上次的卤鸡腿否。念念不舍的样子不得不让人怀疑,上次要不是那落魄的道士已经用黑漆漆的手抓住了鸡腿,他会给人家吃么?

  一番洗漱之后,陆桐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才准备吃早饭,顺便得空回想一下尽早气场发生的事情。

  蹊跷,大有蹊跷啊!

  陆桐一边嚼者饭,一边想到。

  此君现在才反应过来,有点儿神奇啊!

  其他都不说,就说自己双手一撑,就将自己撑起了两米多高,这不科学啊。

  自己有多大的力气自己很清楚,也就半米顶天,这还是自己天赋异禀,力大无穷的结果。就算是用双脚起跳也没有两米的弹跳啊。

  说着,陆桐还看了看房子目测了一下屋顶的高度。

  这厮也就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只不过是天天锻炼着身体,比起那些十天半月都不会去运动一次的白领之类的生物是要强出好大一截。

  迅速的将碗里的饭赶紧嘴里也不怎么咀嚼就吞下肚,陆桐打算好好的试验一下。

  站在门口的石灰坝子上,陆桐一脸惊奇的神色。

  手上拿着一个不知道哪儿找来的大秤砣在那里颠着玩,那秤砣的底足有两个巴掌并起来那么大,想起那广告词儿,“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现在这是“一口气颠三十斤的秤砣五分钟,不费劲儿!”

  反正陆桐叉着腰在哪里颠了足有五分钟了,一点都没有累的感觉。

  秤砣掉下来手臂直伸借助,手腕一抖秤砣飞起来,一眼看去都快要到瓦房人字尖顶最高处了。而手臂接住的时候却纹丝不动。这不是做梦么?

  陆桐希望这个梦一直都不要醒。

  陆桐换着法儿的试验,一会仍‘铅球’,跳高,跳远,冲刺跑……

  不知道是兴奋劲儿过了还是累了,陆桐停了下来。

  陆桐感觉到不对,今天儿太安静了,让人心渗的慌。由假在一清早就是各种工程机械的轰鸣吵得让人睡不着觉。陆桐每当这时候总会放着音乐,开很大声!

  一时间没有听到那噪音,陆桐感觉不习惯。

  皱了皱眉想着:在这里学车一个多月了,没有一天没有开工,完工?更扯了,那边的工程据说是修建成都到重庆的高铁,路基都还没有铺好,他去看过施工。

  不仅仅是这样,就连另外一边的成渝高速路口都是悄无声息的样子。

  越想,陆桐心里不好的预感就越加的强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末世初来 第二章 丧尸来袭 第三章 为了活着 第四章 丧尸群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