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傲龙在都》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逃跑者归来

第1章 逃跑者归来

自白 2020-10-18 22:05:42
许不为下了雷克萨斯轿车,转头微笑与送他回去的美女秘书打招呼挥手告别,后转身昂首阔步向江山云苑小区走。许不为了神秘失踪一个多星期了,据传是离开家远走。这时,又突然会出现在江山云苑,令许不为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据说是离家出走。。...

傲龙在都

推荐指数:10分

《傲龙在都》在线阅读

许不为下了雷克萨斯轿车,转头微笑与送他回去的美女秘书打招呼挥手告别,后转身昂首阔步向江山云苑小区走。许不为了神秘失踪一个多星期了,据传是离开家远走。这时,又突然会出现在江山云苑,令许不为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据说是离家出走。。...

傲龙在都

推荐指数:10分

《傲龙在都》在线阅读

许不为下了雷克萨斯轿车,扭头微笑与送他回来的美女秘书握手道别,转身阔步向江山云苑小区走。

许不为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据说是离家出走。

此时,又突然出现在江山云苑,令人捧腹。

“哟,不为回来了,要不要我先帮你通知一家你的妻子,或者你的岳父岳母,你的小姨子也行?”江山云苑的小保安讥笑,刻意把许不为堵着不让进。

江山云苑,是楚天市的高档住宅小区,不是一般的中产阶级可以消费得起的住宅小区,许不为也一样消费不起,可是他却名副其实地居住在江山云苑。

房产不属于许不为,但许不为必需贡献出一切收入,担负起每月按揭贷款。

许不为是郑家上门女婿,郑家是个小家族,在富豪遍地的楚天市,郑家并不入流,但郑家却一直傲骄地存在着,分一杯医疗器械与药材市场的残羮。

作为郑家赘婿,许不为在郑家受尽了冷嘲热讽,甚至人格攻击,鉴于赘婿的事实,许不为一向心虚,总傻笑不语,他的妻子郑欣然也总抱怨“如果不是你帅,我根本不可能让你做郑家上门女婿”。

在郑家老小的冷嘲热讽中,郑欣然的态度才是关键,而总结起来,许不为除了帅,一无是处。

许不为也常常疑惑,那是谁瞎了眼?

此次出走,也是在郑家遭受到一家老小轮番人格攻击之后,负气而逃,许不为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静静,于是报了个旅行团,本来三天的旅程,却折腾了一个星期,还险些回不来。

如果是以往,面对小保安的这种讥笑,许不为一般回敬傻笑,一笑了之,取出门禁,开门回家。

但是,此次旅行出了点意外,商州市红景天山,是处风景优美的地方,据说曾有仙人出没,仙气十足,是许不为极想去,却得不到妻子批准的旅行目的地。

这次,因与郑家大吵一架,拿着一个月的工资负气逃跑,果断选择了这个向往而无法实现的旅行目的地。

欣赏美景,忘却一切烦恼,甚至连手机都关机了,红景天山的景色把许不为迷住了,欣赏景点之一的碧波潭时,不慎落入碧绿的碧波潭中,旱鸭子的他险些丢了性命,被救起时,性命保住了,江山云苑的门禁丢了。

送医院,与旅游公司和景区纠缠了数日,许不为才拿着一点赔偿回到了楚天市,又中途耽误了几天,此时才出现在自已的家江山云苑。

许不为没有傻笑,面色冰冷,眼露凶光盯着小保安,从许不为身上透露出一股寒气,令小保安打了一个冷战。

“许不为,你不会是病了吧?”小保安到底还是给许不为打开了门,一阵恍惚之后,疑惑地问许不为。

“不!”徐不为肯定回答,而后又冰冷纠正道,“我只是死过一回而已。”

大门敞开,许不为继而仰头阔步甩手向小区里面走,小保安疑惑捎头,望着一反常态的许不为,嘟囔道:“是疯了吧!”

“许不为,你不是逃跑了吗?”楼上带孩子的大妈恰巧走出电梯,不忘又来嘲笑许不为一回,当作乐子。

许不为默然,对这种好事,且喜好嚼舌头根的大妈爱答不理。

郑家居住在江山云苑9栋21楼,9栋又处于中间楼栋,郑家从来不怕家丑外扬,恨不得让全小区的人都知道,自已家的上门女婿许不为一无是处,声讨许不为时,从来都不掩人耳目,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他们高兴愿意,都可以拿许不为来撒气。

何况一年多以前许不为与郑欣然的婚礼惊动了半个楚天市。

所以,江山云苑的业主都知道,在9栋21楼居住着一个叫“许不为”的郑家赘婿,是个窝囊废。

电梯缓缓打开,迎面出现一条哈士奇,冲着许不为学狼叫,大概连宠物狗都学会了讥笑许不为。

“滚——”

许不为一声怒喝,手掌高举,却始终远离二哈的身体,但一股无形的气息自许不为的掌心迸出,一簇气息,凝聚成团,疾速向狗子身上砸了去。

“汪汪汪……”

气团虽然看不见,但切切实实击打在狗子的身上,且不留痕迹,二哈突显狗子本性,疼得直叫唤,或许它会记住,许不为第一次反抗它的嘲笑。

“有病呐!”

牵着哈士奇,浓妆艳抹的富太,冲着许不为叫骂,此时电梯缓缓合上,随后徐徐上升。

许不为狡黠一笑,他的功力没有用到两成,再大点功力,怕把狗子拍死。

今天许不为的心情很好,不仅仅是大难不死,还有……

许不为冲着电梯墙壁琢磨,不锈钢板上印着他帅气的脸蛋,还有他脖子下挂着的一块沉香吊饰,是一柄造型夸张,雕刻精致的剑。

“叮——”

电梯大门敞开,欢迎许不为回家。

2101室,许不为抬手悬于空中,里面传来毫不避讳的谩骂声,在诅咒许不为暴尸街头的人,是他的岳母韩金萍,她是一个更年期永不结束的老妇人,骂起人来,句句是诅咒,恶毒女人的嘴脸,是许不为醒不了的噩梦。

“笃笃!”

许不为到底还是敲响了门,为的是不太嫌弃自已的妻子,还有靠着自已从牙缝里挤出钱来看病生活的父母和妹妹。

“谁呀?”

门里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显然许不为的不辞而别与失联,令岳母火冒三丈,任何靠近的人都可能被烧焦。

“许不为。”许不为老实回答,并作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他死了!”韩金萍不假思索回答,这是她的口头禅。

“不对,是许不为回来了。”里面接着是妻子郑欣然焦急中带着欣慰的话语,然后是匆忙的脚步声。

人口失踪是大事,那怕上门女婿也是人,其他人不管不顾,希望许不为一去不复还,但妻子郑欣然不能,甚至她还到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

“哗——”

本是欣喜的笑脸,但开门看到许不为后,郑欣然突然黑着脸责问道:“这几天,跑哪去了,你知道家里都乱作一锅粥了吗?”

“我能进去说吗?”许不为被拒之门外,尽管现在他不一样了,可是面对妻子,出口的话依然硬气不了,是请求允许进入的口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逃跑者归来 第2章 暴风雨的洗礼 第3章 郑家的麻烦 第4章 人肉筹码 第5章 交易谈妥 第6章 家族会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